校園報道

                      羅思(四川電影電視學院副院長):你望見他們的光芒,我是造夢家的後視鏡

                      今年是川影建校25周年校慶年,10月26日這一天是川影25歲的生日,10月20日-11月9日期間都將有系列慶典活動。世界各地的川影人雖身在校外,但凝聚力使得他們始終有川影的烙印。心系母校的他們送來了與川影的故事、記憶和祝福,匯成一封封“情書”。官微在校慶月推出特設欄目【校慶百人記川影】,分享那些感動和歲月沉淀的燦爛果實。

                       

                      【校慶百人記川影】第36期:

                       

                      你們都望見了他們的光芒,你們說,是那光,點燃照亮你們的生命,我不過是這兩個造夢家的後視鏡。

                       

                      【作者簡介】

                      羅思,編劇、制片人、演員、大學教師、專欄作家,四川電影電視學院副院長、北京電影學院編劇課程講師,其作為編劇的電影作品主要有《回到愛開始的地方》《情遇曼哈頓》等,擔任策劃的電影《聽風者》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臺灣金馬獎多項提名。自2015年始,羅思開始投資并制作電影,她兼任編劇、主演,擔任制片人身份的作品2017年被中國電影基金會吳天明電影基金會作為代表項目選送戛納電影節制片人工作坊,并在國際市場公開展映。


                      你望見他們的光芒  我是造夢家的後視鏡

                      ——羅思

                       

                      我是編外人員,但我的腦海,每當回憶這二十五年,都像一部紀錄片在上演,是的,這是他們的二十五年了,是一個世紀的四分之一。

                       

                      那一年我十歲吧,記得第一次招生在峨影那間有長長走廊的大辦公室,那時候不懂得信仰是何物,也更不知辦學是怎樣一種艱難的存在,只是記得那天父親格外激動,他的眼裡有光芒,那種光,是在他與學生與學校共處時一直閃耀的,在我的記憶裡,一切都再也無法以言詞形容,因為那樣的光芒,決定了無論多簡單貧乏的開始都是贅述。

                       

                      第一次到簇橋、排練廳,舞臺,同我十幾年後看到的、去過的地方,當然都無法相提並論。但在回憶裡,那裡有強大得如熊熊烈火般的生命力,很難想像在一個無人注目的小小校園,多年後迸發出這麼多火焰般的傳媒人燃燒過整個大江南北的中國,只因那段歲月,父親母親將他們前半生所有對藝術和生命的熱愛,對人生的真切和熱忱都雕刻了進去,如雕塑家匝進這些學子的生命裡。

                       

                      那時候開始,他們回家的夜晚減少,週末校園就是我的遊樂場,舞臺是一個旁聽教室,遇上有閒趨的時間,學生們也會到家裡來吃頓午餐。

                      黃院長與羅思、老師們的合影(1993年)

                       

                      這就是最開始,關於那輛漏雨的伏爾加,那恐怕是最甜蜜浪漫的回憶吧。

                       

                      高中的時候,母親告訴我需要到城郊的重點高中就讀,因為學院搬到了新校址,這是1997年。

                       

                      公路還沒修好的時候,我從鄉間小道騎著自行車去上學,第一天就遲到了。後來換了汽車送我,因為大霧,和司機連車帶人翻到田地裡。

                      你們還記得《土耳其進行曲》麼?我聽說那是好多畢業生的“夢魘”,同樣也是我的,不過對與他們來說,我的父親母親,他們總是在這首早安曲前醒來,父親每週毫無意外要做全院講話,他總是鬥志昂揚,是個天生的演講者,那些灌注在音樂裡的激情都毫無遺漏地洋溢在他的演講裡。母親為了建校,愣是從一個芭蕾舞小女人自學成才,成了建築專家。她臉上直到今天還有純真的那部分美好,但就是這樣一個女人,在學院洪水氾濫時,她卻衝在最前面,讓人揪心。

                       

                      父親是個從無失眠的人,睡不著這件事在他身上發生只有一個時候,就是你們畢業典禮之前。他喜歡在臥室的窗前聽你們的談笑風聲,因為你們就要離開,我想他一方面是捨不得也說不出口,哪有孩子大了不讓遠行的呢?何況他只是你們的院長。另一方面,是期待,未來很長,憧憬和暢想一併到來。

                       

                      有時候我都有些妒忌,考電影學院的時候,在北京住著八元一天的上下舖,待了一個月,我們全家除了隔天公用電話,沒有別的方式可以更直接地關心到彼此;即便開學,母親也只有短短一天時間陪我報到便匆匆返回,他們總是在談論起你們和學院時眉飛色舞,跟我談心的時間卻少之又少。雖然我們都聽著同一首《土耳其進行曲》,“待遇”卻完全不一樣。

                       

                      十幾年之後,當我遠離他們在外就讀、工作,被無邊的忙碌捲入洶湧的事業河流,用他們身體裡遺傳的熱烈與真摯面對人生種種時,我才發現這兩個看起來與他人毫無差別的身體,原來是住著兩座巨大的靈魂。

                      電影《廢墟》劇照

                       

                      這樣的靈魂,終生都是在燃燒著。

                       

                      是的,你們都望見了他們的光芒,你們說,是那光,點燃照亮你們的生命,我不過是這兩個造夢家的後視鏡,看到他們因為常年勞累而身體病痛,為了你們的任何一個成就而歡欣雀躍,為了未來與明天不停奔跑。他們就像兩株參天樹木,關照著無數人的靈魂,所謂從一而終,大概就是這樣的吧。

                       

                      二十五年之後,當我站在人生的第三個本命年,竟也有點感慨它的權限了。

                       

                      我感激命運將我交給他們,也感激每一個從這裡走出的你。因為是你們,點燃了他們心中的光芒,因為有光,這持續的燃燒一直沒有停息。

                       

                      除此之外,對我親愛的父親母親,我也要說,我愛你們,此生有幸,同你們一起穿越人生的海洋。

                      2016年羅思作為制片人入選中國電影基金會吳天明電影基金會戛納制片人計劃
                       

                       

                       

                      三分赛车官方网站